页面载入中...

鲁哈尼就未立即承认击落乌客机致歉:请求公众原谅

  但他对于“土”这个词也是有自己的理解的。“如果一个东西是为了让你开心才唱的,又或者说歌词特别肤浅、没内容,那么这样的东西,就会让人觉得土。”

  玩乐队的人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在《乐队的夏天》里,Click#15的杨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每个月平均能靠演出挣上1000块钱,“得留着打车票找主办方报销啊”,至于参加节目的动力,可能也跟“希望以后可以豪气点儿,能跟主办方说,这回打车票不用报销了。”

  实际上,大部分的乐队成员在年纪上去了之后,都不会真的靠音乐挣钱,Click #15的主唱Ricky是阿那亚的音乐总监,鹿先森的吉他手董斌干的是建筑设计,刺猬的吉他手子健是个程序员,为了参加这次节目,他甚至辞职追梦。至于出生于文艺家庭的彭磊,那可更是身兼多职,他画漫画,著有自传体漫画《北海怪兽》,也做过电影导演,会制作动画,同时也是个艺术家,“现在是特别拮据了,但原来还好。”隶属于摩登天空下面的新裤子乐队有着比其他乐队更多的表演机会,也出过些唱片,“所以我们觉得乐队一直也还好。”等到组乐队无法承担生活的时候,“那跟一般人一样啊,我们也出去工作,接触好多客户,跟你们一样,要把客户伺候好。”最后一句“好麻烦的”,也算是道尽了人在职场的辛酸。

  另外,近年的奥斯卡以及各类电影节颁奖,似乎越来越多地受到时兴的社会运动话题,以及所谓的“政治正确”的影响,如去年的黑人问题让《月光男孩》成为黑马,今年的#MeToo让女性题材上位,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类“政治正确”对奥斯卡的影响?

  当然,同性恋社群作为一个社会边缘社群,作为某种主流银幕上的社会呐言或禁言处,开始响亮发声,似乎是历史进步的明证,但与此同时,诸如MeToo这样的全球性运动则展示了当所谓的性少数权利争取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时,在世界范围之内,女性的整体状态非但没有得到同步改善,相反以各种各样不同的形态在恶化。这本身是一个重要议题,但是恐怕我们很难在奥斯卡这个题目当中来处理。

  我从来没有期待好莱坞或者奥斯卡会处理这些问题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鲁哈尼就未立即承认击落乌客机致歉:请求公众原谅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